这个夏天

http://blog.sina.com.cn/yujunn

以后不在这个网页里更新了,有兴趣的请到新浪上来继续看吧。
[PR]

# by jun_yu | 2009-08-31 23:41 | *岁月有痕  

Nuno 的婚礼

http://blog.sina.com.cn/yujunn
[PR]

# by jun_yu | 2009-07-18 23:24 | *岁月有痕  

人各有命

下面是我跟XB的一段对话,电话是我突然打过去的。
XB是我的大学同学,聪明上进的好青年,有令人羡慕的高学历好工作。

-------- XB,16号我到北京,一起吃饭吧。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我给你带过去。
-------- (XB兄千真万确只停顿了0.01秒)方便的话给我带几支FANCL的眼霜来吧。
-------- 这、这个牌子我没用过,不知道它的眼霜是不是种类很多。
-------- 它的眼霜只有两款,一款蓝色盖子的,一款绿色盖子的。你就买绿色盖子的那种。
-------- 好的,要几支?
-------- 三支。这个东西是三支一套装,正好一套。每支5,6公分那么高,手指头那么粗。
-------- 好的,我明白了。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 嗯……,没有了,现在最急的就是眼霜吧,其他的都还够用。
挂上电话,我感叹了好久。当年一起在走廊上背课文的仁兄,是谁嫁了体贴周到的你。
下班到FANCL的专卖店,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绿色瓶盖的眼霜,跟XB描述的不差分毫。

晚饭的时候,明知是自讨没趣我还是忍不住问YY,你知道我的眼霜吗?YY 正美美的喝着冬瓜火腿汤,边摇头边说,眼双?是什么意思?双眼皮吗?……¥%*# 如此猪人!!!

周末,鉴于我对眼霜事件的耿耿于怀,YY施展出手艺包了很精致的上海小馄饨,而且主动把地板擦得光可鉴人。小心的咬着滑腻多汁的馄饨,看着卖力擦地板的YY,我终于能心平气和地安慰自己说,认了吧,这叫人各有命。
[PR]

# by jun_yu | 2009-07-10 22:33 | *岁月有痕  

又读张爱玲

读张爱玲需要点儿阅历。

初读张爱玲恰好是在十年前。当时的我刚刚迈出大学校门,单纯而充满理想,满心计划着东渡留学,觉得从此海阔天高任我飞,整个世界在我眼中散发着玫瑰色的光辉。彼时张爱玲的文字非常的不入眼,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因为有那么多的灰暗,那么多的琐碎,那么多的艰难。《金锁记》里七巧那劈得死人的金枷锁,《红玫瑰和白玫瑰》里莫名其妙的夫妻关系,《半生缘》让人不寒而栗,《玻璃瓦》令人哭笑不得,还有《同学少年都不贱》里的冷漠。当时就想,世上竟会有这许多阴暗龌龊被她捉住写了个够,年纪轻轻的她哪里来的这些个阅历。

如今再读张爱玲,我已经人在江湖十年,跌跌撞撞阅人无数。周日安静午后,电脑上鼠标一页页的点过去,此时张爱玲的文字深合我意,满心里都是折服。佩服她年纪轻轻就能够如此洞察世事;感叹为什么这些琐碎小事,心计盘算会被她写的那么自然贴切。白流苏的算计,阿小的算计,算来算去为的无非是金钱与安稳,女人最根本的追求;范柳原的计量,振保的反复,归根结底向往的不过是快乐富贵,男人最看重的东西。庸俗世间的男男女女,平凡的心计的,善良的无奈的,贫穷的吝啬的,贪婪的跋扈的,并没有特别惹人爱的角色,也很少花好月圆的结局,却偏偏让人难忘,因为它们可怕的真实。

张爱玲的小说里很少跌宕起伏的情节,也没有正义跟邪恶的激烈交锋,像她自己说的,基本上没有除恶扬善的功效。出现在她超然而冷酷的笔触下的都是些普通人,每个人都平凡而世俗,都是善与恶的交集,都是希望与无奈的混合体,都在欲望与能力之间、希望与绝望之间辗转挣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抹与生俱来挥之不去的孤寂和凄凉,活脱脱就是鲁迅说的那种“什么都没有的悲哀”。而她自己呢,却一直高高在上的俯看芸芸世间的争风吃醋你死我活,用她的冷静跟灵性把人生一层层剥开来给人看。这些个灰暗,琐碎,无奈,坎坷,大家族里的倾轧,夫妻间的较量,朋友间的算计,随她入木三分地写出来,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东西是一直都有的,只看你有没有心情去面对。好了,其实我们也都早就明白这个世界并不全是玫瑰色的,光明总会与黑暗同在。至于能否保留一颗玫瑰色的心,这倒全在我们自己。
[PR]

# by jun_yu | 2009-06-19 21:32 | *読万巻書  

幸福得象花儿一样

小娃娃的生日,在新宿一家夏威夷餐厅庆祝。这里有热情的草裙舞和好吃的夏威夷料理。
把这些照片发给妈妈看,电脑上很快回过来四个字:年轻真好。
在餐厅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三个活宝都还很稚气的脸,我心里想的也是:年轻真好。
把这些花儿一样美好的年华都记录下来,希望每年都能一起庆祝,一直到老。
e0117973_22543551.jpg
e0117973_2254181.jpg
e0117973_2251793.jpg
e0117973_22535427.jpg
e0117973_2252319.jpg
e0117973_22534910.jpg
e0117973_22534240.jpg

[PR]

# by jun_yu | 2009-05-29 23:03 | *岁月有痕  

JJ 和 BLOG------开博両周年纪念

晴,薄云 16~22℃

我拖拖拉拉的博客终于追上了眼前的日期,有一种临开学前写完所有假期作业的感觉。这个博客是2007年5月18号开通的,不知不觉写了整整両年。对于做事一贯虎头蛇尾的JJ来讲,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最初的日记是小学高年级时的作业,下午自习课的时候边温习功课边看着胖胖的陈园老师埋头在一大堆花花绿绿的日记本里圈圈点点,觉得当老师能翻看那么多人的日记简直是幸福。初中跟高中,周记依然是语文作业,每个周六拼命回忆这个礼拜里发生的可以写给老师看的正经事情。大学里也一直记着类似日记的东西,只是再也不用交给谁检查了,4年下来也有厚厚的几本。但妈妈说,日记是「授人以柄」的东西,所以来日本之前她帮我把大学里的日记统统烧掉了。至于小时候的日记她倒是很喜欢留着,因为它们记录了我最单纯的学生时代。那些被烧掉的日记里都记录了些什么,现在我一丁点儿都回忆不起来了。一段青涩的岁月,随它们在往事风尘里飘吧,有些事无痕倒是也好。

其实想想看,现在的博克跟过去的日记并没有太大的区别,JJ 把它定位于交给老师批阅的日记和写给自己看的日记之间。JJ BLOG的原则是不授人以柄,希望谁都能看,谁看了都不介意,谁看了都开心。其实说到底都是些芝麻绿豆的生活锁事,只是怕现在不记下来将来老年痴呆了没处回忆,而且多打打字应该还可以延缓老年痴呆。最难得是有几个朋友很欢喜的一路跟着读过来,最有同感是冰心的那句话:(记录下来)再回忆时不必向心版上搜寻了。

这个日本的excit 网站在国内是被禁的,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天知道它触动了国内政治的哪根神经。所以在新浪上重建了一个,很费力伤神的把这边的东西复制过去。单纯就是为了国内的几个老朋友,还有我可爱的妈妈。大家能开哪个开哪个,爱读哪边读哪边吧。http://blog.sina.com.cn/yujunn
[PR]

# by jun_yu | 2009-05-24 19:13 | *岁月有痕